江苏90后小伙被多次转卖到柬埔寨 拒绝做电诈全身几乎被抽干血

小伙被多次转卖到柬埔寨 因拒绝做电诈全身几乎被抽干血
  江苏九零后小伙获救时全身浮肿病危,目前大使馆和警方已介入
  2月12日,一位在柬埔寨的中国小伙被网投圈养“抽血卖钱”的消息在网上流传。消息称,这名90后小伙几乎每一个半月被抽3瓶血,目前在中柬第一医院抢救。
  2月14日,重庆晨报·上游新闻记者联系上金边中柬第一医院求证,医院院长朱敏学先生告诉记者:“这名小伙2月11日来院,在输了8袋血(350毫升/袋,即2800毫升)后,已度过危险期,正接受进一步治疗。”截至昨日11时发稿前,中国驻柬埔寨大使馆和警方已与小伙子电话沟通此事,并将进一步调查,尽可能给予其帮助。
当地医院血液成血水 严重贫血小伙已度过危险期
  2月14日,在柬埔寨的中柬第一医院救助了一名中国小伙的文章在网上流传。文章称,“O型血,值钱,所以被榨干”“每隔一个半月就被抽三瓶血,还有七八个人被抽”。文章写到,患者李亚明(化名),系江苏人,1991年生,送入医院时,除了右臂以外全身极度浮肿,脱去衣物时身上多处针眼密密麻麻触目惊心。
  记者从公开信息了解到,中柬第一医院是金边一所综合型医院,由当地民营企业投资建设,聘请来自中国的医疗团队。2月14日晚,医院院长朱敏学告诉记者:“小伙子入院登记的名字叫李亚缘纶,在输了8袋血(350毫升/袋,即2800毫升)后,已度过危险期,正接受进一步治疗。文章中提到的多处针眼密密麻麻是不准确的,小伙子被抽血针眼是在手臂上,头部的针眼不像是抽血的针眼。入院时,我们必须对其进行抽血检验,患者由于严重缺血,且血管萎缩,全身浮肿,工作了30多年的从中国来的护士长竟一时间找不到血管。在大腿附近,切开皮肤才找到血管抽血,我们发现其血液竟呈血水状态。”
  共同参与救助行动的当地爱心组织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证实,上述文章中报道的患者李亚明(化名)的真名叫李亚缘纶,1991年6月2日出生。在李亚缘纶病床前负责看护的义工小陈对上游新闻记者说:“李亚缘纶家住江苏省盐城市亭湖区黄海中路。”
  获救小伙多次被转卖 被救前被“园区”抽血7次
  通过当地爱心人士的帮助,记者辗转联系上全程参与救助过程的当地中柬义工队成员郭明(化名)。他告诉记者:“2月10日晚,义工队接到李亚缘纶的求助电话。由于天色太晚,2月11日一早,我们就赶到电话约定的地点接他,然后送他来中柬第一医院接受治疗。”记者辗转获得李亚缘纶2月11日被医院救助时的近9分钟视频。
  在这段视频里,记者看到,李亚缘纶告诉中柬义工队说,他是趁网络诈骗团伙监管的人不注意才逃离的。此前他在中国做过小生意,还在多家机构当过保安,从小在福利院长大,目前家里已经没有亲人。2021年6月,有人介绍他到广西工作,工资高。结果抵达凭祥(即:凭祥市,为广西壮族自治区县级市,由崇左市代管)后被人劫持送到了柬埔寨。由于拒绝参与网络诈骗活动,他多次被转卖,在近半年的时间里,他每隔一个半月就被“园区”带来的“医生”抽3个输液瓶那么多的血,共计被抽血7次。视频显示,他一边告诉救助人员,一边指着病床上方的输液袋。据记者了解,这样一个输液袋的容量是500毫升,三袋的容量就是1500毫升。这意味着,每隔45天他就被抽血1500毫升。
  重庆市血液中心热线客服告诉记者,一名健康男性一次献血最多400毫升,在间隔6个月后才能再次献血。若一名健康的男性,一次就被抽血1500毫升会有生命危险。
  义工队员
  小伙转危为安
  抽他血的是网络诈骗团伙
  在视频里,李亚缘纶告诉中柬义工队:“他们园区带来的‘医生’在我身上实在找不出血管抽血了,就在头部找血管抽血。”在2月12日送到医院的视频里,李亚缘纶头脑非常清醒,然而他的身体状况不容乐观。朱敏学院长告诉记者:“小李主要是血被抽干,已经濒临死亡。”他称,这个小伙子还有严重贫血、浮肿、腹水、肝硬化等很多并发症。
  参与全过程救援的中柬义工队成员韩明告诉记者:当初参与救援时候,也怀疑当事人的说法,在抢救李亚缘纶的时候,护士找了很久找不到血管进行输血抢救,最后是切开皮肤找的血管。2月12日,在中柬义工队、中柬慈善委员会的帮助下,医院紧急向柬埔寨国家血库换来4袋血救急,经过两天抢救,李亚缘纶转危为安。
  2月14日,李亚缘纶通过微信告诉记者:“谢谢大家的关心,感谢的话无法用语言形容。”当天,中柬义工队公众号发出推文,号召当地爱心人士踊跃献血。“共需8名献血英雄,每人献血350CC,血型不限(血型可在国家血库置换),地点在柬苏友好医院旁的国家血库。”记者注意到,献血者必须符合“三年内未接受过他人输血”等六个条件。
  在采访中,记者听到最多的两个字是“园区”。这是什么意思呢?郭明说:“就是网络诈骗团伙的代称。”
  医院院长
  大使馆和警方
  昨日已与受害者取得联系
  对于江苏小伙李亚缘纶被网络诈骗团伙“抽血卖钱”一事,当地爱心组织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:“我们也是首次听到和看到有这样的事情。”
  2月14日下午,记者致电中国驻柬埔寨大使馆,在告知相关情况后,大使馆工作人员表示,大使馆还不知道这个事情。工作人员随后询问其在柬埔寨的地址和姓名,以及他柬埔寨是否有亲戚、朋友等信息。韩明在得知记者致电后,也立即拨打了大使馆的工作电话。
  昨日10时23分许,朱院长告诉记者:“现在大使馆、警察和受害者正在语音通话,他们打我微信,我让受害者接听。”据上游新闻记者了解,中国驻柬埔寨大使馆和金边警方将进一步调查案情,大使馆也会尽可能给予其必要的帮助。
  重庆晨报·上游新闻记者 冯盛雍
  上游新闻独家专访在柬埔寨被抽血小伙:
  被人用枪挟持出境 以18500美元卖给“园区”
  在中柬第一医院医疗专家和当地爱心组织的帮助下,小伙目前已度过危险期。2月15日中午,重庆晨报·上游新闻记者专访了当事人李亚缘纶(以下简称:小李)。
  出逃得到内部人帮忙
  记者:金边警方和中国大使馆的人什么时候会来调查?
  小李:大使馆的工作人员打电话说,他们下午会一起(2月15日)来病房。
  记者:当时你是怎么逃出来的?
  小李:得到里面内部的人帮助才逃出来的,我不能具体说,是为了这个好心人的人身安全。
  记者:这内部的人为什么帮你?谁帮你联系上中柬义工队的?
  小李:对方实在看不下去了,看我已经快不行了,也不忍心,就想办法把我救了出来。然后一名在柬埔寨网名叫“南方”的中国人,帮忙牵线联系上中柬义工队的人。
  被人用枪挟持到越南
  记者:他们把你身上的血抽走,是多少毫升的瓶子?你知道是拿去卖吗?他们为啥抽你的血?
  小李:玻璃瓶子抽一瓶350毫升多。在里面看不到时间,差不多每隔一个多月,就来抽我两瓶血,一共被抽血7次,最后一次是扎我额头上抽血。我不知道他们是否拿去卖了。但是他们花钱把我买来搞网络诈骗,让我从国内搞钱过来,我拒绝参加。他们从我身上弄不到钱,只能在我身体上榨钱出来,榨一分钱是一分钱的那种,因为他们不能亏本。
  记者:你是怎么陷入这个黑产业链的?
  小李:我在国内找工作,从国内绑过来的。我之前在深圳北京当保安,然后从北京去广西。在广西凭祥市边境,(我)被两个人拉到车上。他们用枪抵着我的腰直接出境到了越南。胡志明市是第一站,然后押着(我)坐船到了柬埔寨西港(百度百科显示,柬埔寨西港一般指柬埔寨西哈努克港经济特区)。
  被以18500美元“卖掉”
  记者:你是被多少钱卖出去了的?卖给了谁?
  小李:我不知道之前是多少钱卖的,但最后被以18500美金卖给了“中国城”里的一个公司。这个公司就是搞诈骗的,里面的人全是搞网络投资诈骗的。
  记者:那些搞网络投资诈骗的是团伙吗?
  小李:那些是集团。这些“园区”(当地行话,指网络投资诈骗集团所在的园区)在柬埔寨遍地都是。在每个公司都有被扣的、被打、被虐的人。像我这种能逃出来的,是非常幸运的。为什么不具体说这个好心人,是因为在园区里往往就一个门面房,我一向媒体说出来,他们就很容易找到这个人,我得为他的安全着想。这帮人报复起来是很厉害的。

给TA米粒
共{{data.count}}人
人已米粒
生活

传言统一、康师傅等方便面集体涨价?多家方便面品牌否认“涨价”

2022-2-16 11:58:12

生活

对农村老人下手居心何在?良心何在,9.9的自制酸菜,买家索赔1000元

2022-3-6 10:35:46

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
    暂无讨论,说说你的看法吧
个人中心
购物车
优惠劵
今日签到
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
搜索
今天是: 本站已勉强运行